住院

无意间看到贾平凹的这句话,想了想发现自己有不少共鸣。

去年一月多的时候,因为情绪问题住院了,每天都是吃完药就睡,睡醒再吃如此往复。除了吃喝拉撒基本上不离开床位一步,有的时候心情好些,会拿起吉他到住院部楼下的一个小花坛弹上一会。有时其他病人会在窗户那探出个头,静静地看着。我一般都很小声的拨弦,一方面怕左手动作幅度太大弄得滞留针错位,再是不想打扰到其他人。

等到晚上的时候,睡不着,就无神望着窗外闪烁故障的老路灯,吃完药后头昏昏沉沉,基本上也不会思考什么东西。 有时候做噩梦惊醒,吓得浑身冷汗,再睁开眼看着天花板,听见周围病床老人鼾声如雷,只觉得可悲又可笑,我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。